one more miracle(看到我请叫我滚去学习)

玄亮福华本命不真我假
智性恋&叔控&欧美圈人
Benedict Comberbatch是大墙头
玄亮阴谋论者爬

上剧场《水中之书》

心愿完成了😍😍😍

真的没有想到能抢到票……

谢幕的时候我真的想把第一排的噶了取而代之

hls他真的对小朋友好温柔!

一个人蜷缩起来的样子也好委屈的🥺🥺🥺

最后谢完幕突然又跑回来挥手手真的好可爱!!!

(对一个40+大叔母心泛滥的屑


因为是现场拍的不太清晰见谅啦

【义忍】释然

对对对这就是我之前说的被我误删的4k字,我又重写出来了

时间线在大战结束后不久,鬼杀队解散之前

*ooc注意避雷

*原文没有提到的都是私设

*文笔渣,把您的cp毁了致歉

*BE预警(我尽量描写出来吧我逊死了)

——————————————————————

“嘎——嘎——蟲柱蝴蝶忍——阵亡——蟲柱蝴蝶忍——阵亡——”


“忍……”富冈义勇在无限城疾驰时听到了这则消息,可当时他的悲伤神经已被「找到鬼」这一强大目标彻底麻痹,除了从心底隐隐传来的钝疼竟别无其他感觉。对不起,忍,现在我实在无法关心你的事,我必须把鬼舞辻无惨在此斩杀!


猗窝座,无惨,鬼化的炭治郎……义勇判断局势的能力已在一场场九死一生的战役下化为泡影,只能依靠平时训练积攒下的种种经验勉强苟活着。终于,遮盖了苍穹千年的乌云慢慢消散,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么……


再一次醒来,他已来到了蝶屋的病床上,到处充满了药剂刺鼻的苦味和隐们杂乱的脚步声。他试着开口轻唤忍的名字,声音竟是说不出的沙哑。


“富冈先生,忍大人已在大战中身陨,我是蝶屋的现任主管神崎葵,有什么事可以尽管吩咐我。”葵快步从不远处走来,眼神以及同往常般坚毅,脸上却少了平日里的那份张扬和自信。


大战一结束她便与隐们一同打扫战场安抚民众,忙的脚不沾地。高强度的工作使她的眼周泛着憔悴的乌青,眼眶也微微红肿,明显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方才稳定下的情绪又被“忍大人”这个词狠狠灼烧了一下,纵使她猛掐自己的手心,泪水也无济于事地从双颊滚过。


“忍,死了啊……”义勇默默垂眸。关于蝴蝶忍的一切甚至都还历历在目,她用过的茶杯、用来包扎的绷带、在窗台边养的一小株绿植……好像她下一秒就会缓步走来,笑眯眯地对他说:“阿啦啦,富冈先生这样是会被讨厌的哦~”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那个蝶一般的女子不知何时悄然从他的指缝间溜走了,那篇名为蝴蝶忍的故事也迎来了属于它的终章。


“如果您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葵胡乱地用袖子抹了抹脸,逃也似地离开了,只剩义勇一人躺在床上,静静望着属于忍的一切。大战中被麻痹的痛觉开始一一恢复,他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忍死了。


为什么遇到了童磨呢?为什么要这么性急呢?为什么没有人及时接应呢?为什么……死了呢?


一定是为了帮姐姐和一路走来牺牲的继子们复仇才这样的吧,不然那已经注射了一年的紫藤花毒又该如何解释呢?


其实早在柱合集训期间,暗暗的情愫便已开始星星点点地产生了。不知是谁挑起了那不可收拾的情,成为了一个漩涡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沉沦。高潮时他们十指相扣,互相许下了白头偕老的诺言,可现在看来他富冈义勇简直是无足轻重,仿佛那一场场热烈中不断被倾诉的爱意也不过是他自己杜撰出的虚无罢了。


在这么多重要之人中,有没有,哪怕一点点属于他的空间呢。


她在死前有没有,哪怕只有一瞬的,对他的不舍和思念呢…


其实他非常清楚,这一字一句都只是他逃避某种罪恶感的借口罢了。为斩鬼而牺牲已是他们每个人在加入鬼杀队前就做好的觉悟,现在无惨被他们合力杀死,忍这种做法是值得传颂的值得后人铭记的,而他这种想法是卑劣的是无疑贪生怕死的懦夫表现。


再者,若是他自己遇上了杀害锖兔和姐姐莺子的鬼,也会红着眼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把。同忍遇到童磨一样,他遇上猗窝座也是意料之外,也根本无法抽出时间再管他人,而一遇上上弦之鬼,生死也成为根本无法预料的运气所在了。


可能……是因为她死了,而他还活着吧。


可即使是身不由己,作为忍的爱人,也有义务去保护她照顾她,即使这些责任也只不过是无人要求的近乎于莫须有的罢了。


所以他现在就是需要这些孩子撒娇般的无理抱怨,能使他从自责的天罗地网中稍稍喘息片刻。


但不管怎样,忍还是死了。


而更加悲哀的是,义勇知道自己不能怪她。





没了鬼舞辻的日子理应是明媚的啊,义勇望着与友人说说笑笑的炭治郎想到。可他的太阳被那场空前巨大的暴风雨带走了,即使最后的结局是雨过天晴,他也没有坚强到能对世界的巨大空虚视而不见。兜兜转转,他又一次孤身一人了。

 

收到忍的死讯后,他从未哭泣。不悲痛自然是假,但就是因为太悲伤,大脑下意识开启了应急手段。他开始回避关于忍的一切,不去主动想,即使旁人提起也只是草草应付了,使忍在他心目中的状态进一步晦暗不明。


他现在就像在拼命按紧一个装着炸弹的盒子,不知何时便会爆炸,届时,悲伤就会比当下强烈百倍地倾泻而来。他自然知道一味躲避绝不是个办法,可他总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希望,没准将一切托付给时光,待其抚平一切褶皱时,他没准就能坦然面对所有了。


富冈义勇何时开始信任时间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了?他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富冈先生?”再次回过神来,炭治郎明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我们今天准备去祭奠大战牺牲的队士们、隐们和主公大人一家,您随我们一同去吗?”


“如果您身体还不太舒服,我和善逸他们就先去了。”见义勇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他又连忙补了一句。


“那好,你们先去吧,我有机会一定会去的。”嘴比大脑更早行动,义勇几乎是在同时就慌忙说道,随后脱力般慢慢躺下。


距离大战已经过去了三余月,他的伤口好透了固然不现实,但他的身体素质再怎么说也比普通人强,仅是短途自然无妨。要是他执意要去,区区伤痛又怎能奈何的了他?


“面对是迟早的事!”理智不断在他脑海中叫嚣着。是啊,再怎样,与众人一同扫墓总比他一个人面对来的好,既然这是一定要做的,为何不答应呢?


望着愈来愈远的炭治郎一行,他真的非常非常想叫住他们,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体完全可以胜任,希望能与他们同行。但他的大脑就好似宕机了般根本无法控制四肢,只得眼睁睁看着他们愈行愈远,直至消失。


他本以为藤袭山上那个软弱的少年已经永远消失了,可少年只是隐藏了起来,在他懈怠时就这样趁虚而入了。他甚至退步了——至少锖兔死后,他还知道要拼命训练使自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忍死了呢?他只会一味地逃避,在自责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大战竟已经结束近一年了。经过这些天的修养,义勇的身体早已恢复到全盛。而与时间一同消逝的,还有……忍。


现如今,他已几乎听不见任何关于忍的事了,亦或是他本能的在避免。她的身影慢慢开始变得模糊,使他总是忍不住恐慌,可能他真的要忘了她了。


上天给的机会永远是有限的,在刀尖上舔血的他深知这一点。而他富冈义勇也从来不是靠天吃饭的人,机会来了,他没抓住,那就没有了。


可这会,上苍像是在捉弄他似的,竟接连又给了他一次恩惠。而这次,却是他想避,也很难再避开了。


“富冈大人,我与忍大人生前的亲友们收拾她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封信,”神崎葵在给义勇换药时说道,“上面写了只有您才能阅读,并嘱咐您一定要去看。现在这信就在忍大人配置毒药的桌子上,您何时觉得准备妥当了就去看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推脱实为不礼,他也只得草草应付下来,催着葵离开了。






这么紧张作甚啊…义勇望着自己战战兢兢的步伐忍俊不禁。去往忍住所的路其实离蝶屋不远,可在他眼中,路长的像没有尽头。神色严峻地一步步挪动好似去上刑般,甚至比去斩鬼还紧张。


是的,他已经开始不可避免地想起忍了。某个得逞的声音得意洋洋地在他脑中驰骋:“忍死了!你的爱人死了你这个自欺欺人的笨蛋!”忍在他脑中的形象慢慢变得清晰,变得灰白。


终于来到目的地,义勇深吸一口气,缓缓推开了门。房间比他想象中的整洁,家具被蝶屋的姑娘们擦的一尘不染。他目光贪恋地注视着屋中的布景,药剂、试管、甚至笔记本都还保留着主人生前所摆放的位置。


他为了忍曾悄悄研习过各种药剂的成分,如今望着这么多复杂的材料,竟也能略略叫出几个。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他拿起那本笔记本默默研读着——她生前应该也是这么坐着慢慢翻看的吧……


过了良久,厚重的笔记终于翻到了尽头,义勇正准备放下,突然,一封夹在尾页的信“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上面端端地写着“富冈先生亲启”。


这就当是葵所说的那封了吧,他努力压制住紊乱的心跳,指尖颤抖着将它从地上拾起,拆开信封:


亲爱的义勇:

        你好。

        虽然很老套,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但万幸的是,你还活着。

        既然你能在这里安安心心地读信了,那鬼舞辻无惨也应当被我们合力斩杀了吧。大战结束了,我很庆幸,但作为你的爱人,我非常清楚你在想什么。

        我想说的是,死亡当然不是我的本意,也不会冒冒失失地不战而降去求死。我并不是什么强大到视死如归的人,我真的真的很怕死,即使这世上还有鬼,曾经也留下了这么多的遗憾,我还是不止一次地幻想着,可以与我所爱的人逃离鬼杀队,找一个安宁的偏僻之地躲藏起来,在余生安安静静地守着我目前拥有的一切,再也不去管什么斩鬼了。

        但为了你们,尤其是为了你,一个人逃避自然是不现实的。根据我列出的计划,没了我体内的紫藤花毒,大战不可能成功,你也根本不可能生还。某种意义上,我也是为了保护所爱之人而死。

        我并不想把自己说的多么伟大,相反,这种行为是最自私的。抛下你孤身赴死,真的非常抱歉。

          我是一个极不会示爱的人,再加上我们身份特殊,将情情爱爱挂在嘴边自然是不现实的,可能我让你感到不安全了吧。那就让我在这里,尽我所能补偿之前我忽略的所有。

        富冈义勇,我真的好爱你,超出对身边人的所有,甚至比你想象中还要爱你。容我任性最后一回,将生命交给死神换你一条生路。今后就不要再想起我啦,以免这实在令你难受,不过若你能在我的坟前放上一株白山茶,我会感激不尽的。

                                                      永远爱你的蝴蝶忍


待他回过神来,信纸上已布满了星星点点的泪痕 。他仰起头,任由泪水划过面颊落在地上,后慢慢蜷缩起来,想象着忍的怀抱小声呜咽着。


迟来的发泄是这般汹涌,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啸叫着忍的名字,渴望着忍的身影。他怎大胆到去怀疑这份忠贞的爱啊,它分明已在不知不觉中深入彼此的骨髓。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揩干泪水,擦拭后小心将信纸叠好放在贴心处,走出屋门仰望,阳光是前所未有的清畅。







我知道这玩意触了很多文学上的大忌(写的好像自言自语我天),关于写的各种情感全是我自己杜撰出来的,毕竟我还是挺幸福的没有经历过这种()

憋了这么久才吐出这么个玩意真的果咩(鞠躬)

主要最近连着看了两本烂尾小说心情很差(说出来ky引战可以猜一下)

被屑亲友安利去看另一本温馨小说,看的时候直接在图书馆破防尴尬死

明年看不下去可能会整改……吧(好没有诚意哦

【HP乙女】当你怀孕

参赛者:德拉科 哈利 小天狼星

角色均为成年

已交往设定

双方自愿

旧活新整,撞梗致歉

急速短打拿来混更

说真的这玩意就是半个小时的功夫()

ooc预警

纯为自嗨,不喜勿喷,雷者误入,凑活看看

——————————————————————

德拉科(未婚先孕)

“真……真的?”

“你知道欺骗一个马尔福的后果是什么。”德拉科极力装出一副威严而不屑一顾的样子,但那因激动而涨红的耳尖和颤抖的声音无疑出卖了他。

 

“骗你做什么,”你被他那副手足无措的傻样逗得哈哈大笑,“喏,这是我父亲麻瓜诊所里的化验单,你自己看咯。”

 

“我…我才不信麻瓜的东西,我带你去找家庭医生。”他不由分说地拉起你的手腕,小跑着冲出卧室门。

 

“你这总该信了吧。”你无奈地攥着爱人微微发烫的手,望着满脸喜悦的家庭医生说道。

 

“我马上去告诉父亲这件事!”一向摆着贵族架子的马尔福少爷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了,风风火火地向外奔去,边跑还边大声嚷嚷着,“该死,父亲为什么不能同意我们结婚!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在乎血统这种事!”

 

他当年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呢…你望着他愈来愈远的背影耸耸肩。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爱你,不就足够了么?

 

哈利(已婚)

望着白纸黑字的化验单,英明神武风流倜傥举世无双的救世主居然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哈利。哈利!”你拉拉他的袖口,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完蛋了,救世主好像傻了。

 

“不就是个孩子么,将来我们还会有很多很多个,你至于嘛。”你看着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但表情还是依然呆滞的哈利忍俊不禁道。

 

他轻轻搂住你,像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器般小心翼翼地捂住你尚且平坦的小腹。再次与你对视,他眼中已亮晶晶地盛满了喜悦。

 

“这孩子一定会很像你的,”你仰起头遐想着,“唔…但我希望他的生活会平淡些,如果长大后也去单挑什么黑魔王,我这个当妈的怎么放心啊。”说罢你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子。

 

“谢谢你,”伟大的救世主涨红了脸,最终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无论他像谁,他都会是我的宝贝,我会永远永远爱着他。”

 

“当然,还有你,我的甜心。”他俯下身吻了吻你的脸颊。

 

  

小天狼星(已婚,1981年中旬)

“这是我的,对吧!”西里斯猛地底下身凑近你,鼻尖险些碰到你的嘴唇,那双明亮的狗狗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你。

 

“哎呦你干嘛,”你吓得往后一躲埋怨道,“你这是怀疑我外面有其他男人咯。”你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你听我解释嘛甜心~”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就是太激动了。”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始飞快在房间里踱步,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一定要马上告诉詹姆和莉莉,不对,是所有我认识的人!让他们再嘲笑我还没孩子,让他们嘲笑我能力不行……”

 

他紧紧抱住你,讨好般在你颈边蹭了蹭,手已不由自主地附上了你的小腹,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放心吧,即使现在情况特殊,我也保证神秘人不会危害到你们哪怕一分一毫。答应我,要一起看着他慢慢长大。”

 

“好,我答应你。”你笑着转过头,轻轻在他唇角落下一吻。

 

 

 

赠送粮票获得一段小天后续!

多多支持我会很开心的!


缺缺46岁生快!

4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不知不觉,您真的慢慢渗透进我的生活,成为了我活下去的主要动力之一

不管将来我怎样,您怎样,望多年后再次回首,您还会是我心之所向

祝46岁的BC,继续拿奖拿到手软,继续拍好戏,继续和嫂子幸幸福福的❤


再照例催下神夏五

是多纳万警官描述中的au黑化杀人夏


私设假死两年回来后医生并没有马上原谅他而是直接拉着Mary走出餐厅,之后就黑化了(狗血.jpg

杀完人后被苏格兰场的警官暗处狙击,狙击手明明隐藏的很好下一秒却和夏深情对视

虽然夏永远不会变成这样但还是想摸()

拿捏捏来混更的屑


彩蛋是同组墙纸爱的花

⚠️女装人鱼夏预警

雷者勿入


是谁不分青红皂白往本命身上加xp?

啊是我啊,那没事了


故事线大概就是夏为了混进漫展刺探情报换的人鱼装顺便勾//引阿花(努力辩解)

算了摊牌了就是我这个大bt想看


tag私心


捏了一堆阿尼亚~

P1玩偶就当作奇美拉吧()

P3的模板看到了就立马代了,可惜发色和瞳色都相差甚远,所以就自己涂了下(不会画的呜呜呜),有瑕疵画质糊(因为是涂完截图的)致歉

tag私心


赠礼是大婚阿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