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more miracle(看到我请叫我滚去学习)

玄亮福华本命不真我假
智性恋&叔控&欧美圈人
Benedict Comberbatch是大墙头
玄亮阴谋论者爬

【利威尔×你】抉择

是大结局战损利×后勤疗系你

私设阿克曼结局后还是可以变成巨人,且因血统原因一变就是智慧巨人(这么设伦宝地鸣就鸣了个寂寞,所以雷的可以先撤了)

梗自己想的,撞致歉

抱歉啊抱歉我真的好爱病弱+前期自卑,ooc致歉

最近沉迷利你再看看自己真的逊死了……后来越写越崩我要摆烂(摊手

已交往设定

激情短打,只为自嗨,没有逻辑,凑活着看吧


彩蛋是一些非常ooc的老夫老妻对话

———————————————————


00.


寿终正寝,与轮椅厮守;13年,重回荣光。


利威尔·阿克曼会选哪个?


遇见你之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可是自你闯入他那孤独封闭的世界,他……的的确确开始犹豫了。


 


01.


最后的最后,利威尔终于还是回到了你身边,回到了你们共同的家中。


利威尔还是那个利威尔,那个你所熟悉的兵长,那个视红茶如命的洁癖怪。但当三笠将他缓缓推进屋内时,你还是不禁怀疑,利威尔,还会是那个利威尔吗……


你把他关在了卧室里,没收了他的轮椅,一切大小事务都由你完成——倒不是怕他自尽,你相信一贯坚强的阿克曼不会做出这么轻率的决定。只是……他肯定会逃。


你了解利威尔。从法兰和伊莎贝尔,到原利威尔班,再到团长、韩吉……这个男人一辈子都在不断失去中度过。好不容易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可以停下来去守护仅剩的你,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剥夺了这种能力,只能作为一个残疾人一个累赘被你照顾着。虽然很不可理喻,但你能理解他的心情。


如果不将利威尔关起来,他会逃,会永远离开你,而理由只会是“我不想麻烦你照顾一个又残又丑的怪物”。一个人时利威尔是非常自信的,可有你在身边,他总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她会嫌弃吗?她会觉得烦吗?她会觉得我丑吗?她是自愿的吗?


 


02.

即便你严加管控,利威尔在被“囚禁”的第三天后还是偷偷溜出了卧室。当你发现他时,他正扶着墙壁步履蹒跚地向大门挪去。“利威尔!你怎么……”你慌忙将他扶住,那人紧绷的身躯接触到你的手后便坚持不住整个软了下来。“你被无垢咬出的内伤还没好透,还是好好养着吧。”你心疼地嗔怪道。他低头不语,晦暗不明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那天夜晚,你接连做了好几个噩梦,全都是关于利威尔的。梦中,血迹从卧室一直蜿蜒到大街——你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不……不,不!你惊叫着摆脱了梦魇,发现睡衣已经湿透。回首,利威尔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你身边,听到你发出的声响悠悠睁开了眼:“怎么了小鬼?”刚醒来的沙哑竟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我……”你的耳尖被他激的微微泛红可恶啊战损利怎么这么涩,“做了个噩梦,梦到你走了。”利威尔轻叹了口气,撑起身子将你拥入怀中:“好好睡觉,我……不走了。”

“那拉勾,反悔了就是大狗熊!”

“嘁,真是拿你没办法。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可以代入一下神谷老师的声线……)


 


03.


接下来的一个月,利威尔果然变得安分,你那颗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能放下了——至少你是这么认为的。


可你还是低估了利威尔。他确实没了逃的打算,但这不代表他就会这么轻易放弃。无论怎样,阿克曼骨子里还是骄傲的。在你身边,他想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经过一个月的软磨硬泡协商,百般周转下,他终于从原韩吉班的一位后勤骨干的手中得到了最后一瓶髓液(矮之巨人.jpg)。


“13年够长了,过了,她也就厌烦了吧。”


“我希望能给她最好的……我。”


 


04.


索性你发现得及时,不然,这件事真的就无法挽回了。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利威尔一直隐藏的很好,没有任何哪怕只是一点细微的征兆,以至于事发得太过突然,你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利威尔……”你手上端着的茶杯应声落地,你本人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反人类极限速度冲到他身边,眼疾手快夺走了那根针管,反身将它扔出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随之响起。


“你干……”利威尔起身去夺。放在原来,你跟人类最强抢东西根本就是异想天开,可现在……往前扑的身体还是不可避免地牵动了伤腿,还未恢复的韧带被猛地一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他一个趔趄摔到床下,膝盖重重地砸在木质地板上,眼睁睁看着紫色的髓液在阳光下一闪,不可挽回地向下坠去。你清晰地看见他眼中原本闪烁着的光倏地暗了下去:“利利你,疼……疼不疼,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焦急的声音染上了哭腔,手足无措地站在他身边,半晌才找回一丝理智,欲上前扶起他……


“别碰我!滚出去!!”是压抑多时的愤怒,沉默良久的悲鸣。语毕的一刹那,利威尔才猛然惊觉,正在他身边小声呜咽着的人儿不是他的什么下属,而是你……“对不起,我只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可以么……”这下换成一贯冷酷无情的兵长大人语无伦次了。“好……等你什么时候愿意再次提起,请务必告诉我这么做的理由,拜托了。”你识趣地离开了他的卧室。“对不起……”最后的道歉既似挽留,又似叹息。


其实,当你第一眼望见利威尔手上的紫色针管,一切在你心中已是全部明朗。你只不过是想在这个混蛋将他那愚蠢透顶的理由和盘托出时狠狠地揪住他的衣领,一字,一句地告诉他这个想法的荒诞无稽。


你比任何人都了解利威尔。不是你自负,而是这位人类最强……其实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自卑许多,软弱许多。


他许是也累了吧……


不然,他怎会如此迅速地下定结论,你痴迷的,不过只是他的外表?


爱,或是你对他的爱,永远不可能如此肤浅。


0.5

最后的坦白,利威尔请你去了一家布置温馨的咖啡馆。午后的阳光在他脸上留下一抹淡金,冲淡了疤痕和战争留给他的痕迹,缥缈间散去了他一贯的冷漠严肃。在这里,他不再是那个阿克曼兵长,不是你的长官,而是利威尔。只是利威尔。独属于你的利威尔。

 

你留意到他今天特意穿了西装——利威尔一向对衣物不怎么考究,现在他离了那些繁杂的应酬,又顾忌着打扮不怎么方便,便就不怎么穿正装,只求一身行头干静整洁足矣。你心中略感疑惑,不过是一句解释和几声你隐隐期待的道歉,请你去咖啡馆也已是出乎意料,这又是……你忐忑不安地期待着。

 

气氛稍显尴尬,你低下头小口吮着面前那杯卡布奇诺。不知为何,你感觉周遭的的温度越来越高,惹得你身子也热了起来。心理作用,一定是心理作用,你不断告诫着自己。毕竟你才是那个来兴师问罪的,怎能刚开始就软下去呢?你下定决心抬起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面前那对炽热的眸子,你慌忙低下头,掩饰般闷了一大口咖啡。完蛋了兵长大人即使战损奔四也还是好辣这还怎么让人训啊!!!

 

“小鬼……”终于耐不住开口的嗓音显得格外沙哑,“我……承认我之前的想法是在逃避责任,是……在摧残自己,也在折磨你。”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下,耳尖飞快地转红,半晌才似调整好心态,继续说道:“我……对不住你,实在抱歉。”你心中暗暗窃喜,一般情况下只有他数落你的份,旁敲侧击后不了了之的道歉也屈指可数,像这样如此主动明朗的还是头一次。

 

“我本以为13年够长了,到那时你应该也厌烦了,我也不想继续拖累了。但后来我想了又想,我不愿只与你过13年,我要一直陪着你,到天荒地啦,到海枯石烂。曾经我许诺要为全人类献出心脏,”他牵起你的手贴上他的左胸膛,“但既然苍天有眼让我活到了现在,又让我遇见了最好的你,那我愿将这颗心脏交到你手中,”他淡淡地笑了笑,单膝跪地捧出早已准备好的钻戒“你,愿意接受吗?”

 

你愣住了。虽说也不是没有设想过这一刻的到来,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迅速……见你许久不说话,利威尔开始慌了。“我……我答应你去做复建,努力拜托轮椅,不会给你添麻烦,求你……”他半垂下眼眸,“不要走。好不好。”声线微微发颤近乎于请求。

 

“笨蛋!臭利利!!!”你伏在他肩头又哭又笑,“你为什么这么突然搞得我猝不及防……我怎么可能会拒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笨蛋……”

 

end.

【利威尔×你】误会(下)

莫名喜欢姐弟+现代po+双向暗恋


恶补完巨人后激情短打


你的名字叫千岛奈(但学校却是中国的焯好离谱),不过可能出现的很少


ooc预警,利歪可能会崩,致歉


原文没有出现过或有误的都是私设


烂梗,撞了我抄的


*伪艾利/利艾预警


为了满足自己奇奇怪怪的xp搞出来的自嗨产物


雷者请善用退出键


不要和逻辑过不去!!!


(上)戳这里 


———————————————————

后来,你果真被留了下来听了一通长篇大论。等那啰啰嗦嗦的老太婆说完,已经绝对来不及了,你也就破罐破摔,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附近溜达着。就这样兜兜转转看到了一个书店,你突然想起前几天丢了本政治书一直没找到机会补,于是便优哉游哉走了进去。


在书架前逗留着,你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利……”脱口而出的声音戛然而止,你看清了利威尔旁边的人——比他小三届的学弟艾伦·耶格尔。更要命的是他们正在情感专栏那块挑选书籍!!!利威尔在艾伦身边一改往日的阴沉,在橘黄色灯光的照射下,他吓人的气场消失殆尽,整个人四周散发着母性的光辉一股温暖的气味,不知是否是你的错觉,他的嘴角似还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你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远处的两人俨然一副热恋小情侣的模样,也是时候收敛收敛自己不清不楚的奇怪想法了,作为一个顶级腐女和助攻砖家,你当下需要做的应该是好好撮合他们俩顺便现场磕糖,这难道不才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你将校服自带的兜帽向下压了压,低着头快步从利威尔和艾伦身边走过,有说有笑的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到你。走出书店,突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你脑子里顿时蹦出了一大堆“表面是景物描写其实衬托了作者沉痛的心情”之类的可笑文字。但你不是作者也不是主角,将来只会是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在情侣的万丈光芒下慢慢变得一文不值。


后来的日子里,利威尔开始千方百计地躲着你,持续了这么多年的跟屁虫突然消失,你走遍了校园试图寻找你们曾亲密无间的证据却一无所获,本是喧嚣的操场离了他在你心中也变得空空落落。利威尔·阿克曼,这个名字在不经意间已经占领了你心尖的每一个角落,以至于你竟忘记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也会恋爱,终将离你而去。从来都不是他需要你,只不过是你离不开他的身影。


“臭小鬼,艾伦约我们一起吃个饭,快点准备准备。”“好……”你猛地回过神来,发现利威尔正在不远处望着你,眼中的神色晦暗不明。好小子这是要去表白了啊!表白就表白了带上我这个电灯泡干嘛找我当证婚人?你不满地嘟嘟囔囔着,双腿却诚实地跟着他出发了——这可是书店风波后利威尔第一次光明正大地邀请你,去那儿还能第一次亲眼目睹你嗑的cp成真,何乐而不为?


那顿饭具体吃了什么你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心里好乱好乱,望着眼前谈笑风生的两人逐渐被液体晕开变得模糊,谈话的内容被一波接着一波的耳鸣彻底掩盖……你发现艾伦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偷瞄你,你努力稳定情绪抬眸看着他,他又仓皇着将视线转到利威尔身上,还附上他的耳旁轻声说着什么。哦,是嫌我烦影响你们的进度是吧。你识趣地起身:“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你躲在隔间里嚎啕大哭,就像上次在学校里一样。你开始确信,什么姐弟的羁绊绝对是胡扯,情愫的种子早已在不经意间生根发芽。你已不愿去编什么愚蠢的笑话来安慰自己似被刀生生剜过的心脏——即使做了也完全是徒劳。汹涌的爱意同眼泪一样决堤而出,在你不算结实宽广的胸腔里横冲直撞。你感觉自己快被撕裂了。你也无暇掩饰那野兽悲鸣般的哭泣声,周围人惊异的窃窃私语也无法使你停止情绪的泄露。我大概会因为太过悲伤而吐血身亡吧……你无不悲戚地想。这种愚蠢的死法一定会被利威尔嘲笑吧……利威尔利威尔永远的利威尔,你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诉说着这些字眼,唤过千百遍的名字熟稔地在唇齿边划过,却头一次感觉如此陌生。在他利威尔心中,你又算什么呢?


恍惚间你听见隔间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你的意识猛然回笼,这才想起你现在正处在公共场所内。完了完了社大死了!!!你费了老大劲才稍稍克制住失控的情绪,抽抽搭搭地朝敲门人解释道:“我……抱歉给大家……带来……困扰。我……失恋了……请再给我……一点时间调整……我会……尽量不发出……声音……拜托了。”敲门声停顿了半晌,突然转为暴力的撬门声。原来还是太过分了么……你默默地想着,整理了下仪容,静静地等着工作人员的发落。

 

门被用力地踹开(门:我真服了你个老六),站在你面前的不是满脸怒气的工作人员,而是比工作人员凶神恶煞百倍(捂后颈)的利威尔。“利利我……”他一把拉过你的手腕,全然不顾周围的女士们惊异的目光,“出去说。”即使他的语调如往常一样毫无波澜,你还是从中听出了被压制住的滔天怒气。“抱歉啊利利……给你们添麻烦了,”你跟在他身后嗫嚅着说道,原本已差不多止住的泪水又一次悄然流淌下来,“我……我自己会好的,千万不要因为我错失情缘……”“小鬼,”利威尔终于转过头,蹙眉盯着你:“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艾伦耶格尔……”“别说了,我都知道,”你抽泣着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是同性恋,这也没什么好羞愧的,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成全你们的。你不用担心我的,我承认我之前喜欢过你,但现在也无关紧要了不是么,我会慢慢脱离爱情的泥沼的,如果你觉得我会成为累赘的话,我们现在就分开好么……”

 

“你还真是误会的太深了啊臭小鬼……”利威尔轻轻叹了口气。“我其实喜……”他的耳尖倏地红了起来,被呛住了似的咳了好久才继续说道,“我其实一直都喜欢你的但我对情感方面一直很迟钝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浪漫地表达心意所以才找了耶格尔帮我(兵长如果您知道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艾伦先生会坐在地上大喊“那种事情不要啊!”您肯定打死也不会找他的对吧)解决问题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利威尔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了这段话,耳尖也随之红的快烧起来,“你愿意跟我交往吗?”刹那间,书店里的艾伦,请你们吃饭的艾伦,悄悄盯着你的艾伦闪现在你的眸中,你这才发现,艾伦的眼神一直是明亮的毫无杂念,如你没被嫉妒与悲伤蒙住双眼,凭着你明锐的观察力,又怎会发现不了艾伦那大粉头的神情呢?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你默默扶额。

 

见你半天不回话,利威尔充满情欲的青涩脸庞慢慢转回冷漠:“如果你实在放不下,我也不会强求。”说罢转过身作势要走。“唔……”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温暖的拥抱,紧抿着的薄唇被小心翼翼地含住,眼中映出你热切的双眸:“臭利利,你怎会认为我要拒绝?”

【利威尔×你】误会(上)

恶补完巨人后激情短打

你的名字叫千岛奈(但学校却是中国的焯好离谱),不过可能出现的很少

*姐弟+现代po+双向暗恋

*ooc预警,利歪可能会崩,致歉

*会有伪艾利/利艾情节

*原文没有出现过的就是私设

*烂梗,撞了我抄的

为了满足自己奇奇怪怪的xp搞出来的自嗨产物

雷者请善用退出键

不要和逻辑过不去!!!


(下)戳这里 

———————————————————

你三年级的时候,一年级的利威尔刚刚入学。明明非常讨厌小孩子的你,突然就对这个虽然顶着你最不喜欢的死鱼眼但帅的离谱的小朋友春心荡漾,于是就对他展开了比如365天无休止泡红茶;每天的值日都任劳任怨帮他将那群毛毛躁躁的猪猡们留下来的大片大片的污渍打扫干净等一系列堪称狗皮膏药的死缠烂打。利威尔还颇奋力抵抗了一阵,但终究还是抵不住你的执着,后来也就由你去了,成了你身边超级能打的护卫。

 

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跟,就是一辈子。

 

 

 

 

不知从何时开始,你开始对这个比你小两岁的弟弟产生了别样的情感。

 

起初你还没太在意,毕竟你也到了花痴的年纪,身边有这么一个又帅又痞的男人动点歪心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绝对不是爱情,只是一个姐姐对一个朝夕相处的弟弟逐渐产生的一种依恋感罢了。

 

对,这绝对不是爱情。

 

 

 

 

“喂,臭利利,你都已经高一了,是不是该有喜欢的人呀~”趁那人不注意,你一个猛扑挂在了他的肩膀上,双腿自然地勾上了他的腰。利威尔虽然与你身高相仿,但可能是天天帮你打架的缘故,身体素质好的出奇,背部与腰腹除了紧致的肌肉没有任何一丝赘肉,着实令人浮想联翩。

 

“嘁,当然没有,你这小鬼脑子进屎了吧管这个。”

利威尔左手拿了本历史书,微微偏过头来瞪了你一眼,一幅斯文败类高智商人群的样子。虽然你比他大两岁,但他总是“小鬼小鬼”地喊你,你屡次抗议也完全没用。利威尔的口风一贯如此,要是在平时,你也就一笑了之过去了,但现在心中却不知为何有了一丝隐隐的失望:回答的这么斩钉截铁,难道就没有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

 

“臭利利!”你不轻不重地捶了他的肩膀一下,“如果真的有心思一定要告诉你姐啊,你姐我专业恋爱500年渣还是不渣一看就知道,而且我也要看看究竟哪家的姑娘能配得上利利……”就这么喋喋不休地逼叨着,你心中却莫名像被钝器砸了般疼。“利利我去上个厕所。”你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没等他回答便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你飞快找了一个隔间像躲导弹一样躲了进去,任由泪水糊的满脸都是。你不断告诫自己这不是爱情,绝对不是,像这种讨厌死了的小孩子顶着个死鱼眼整天摆着一张自己欠了他500的臭脸还有洁癖癌晚晚晚期(捂好后颈)怎么可能讨女孩子欢心啊喂!再说了一直是自己像块牛皮糖一样黏着他,人家利歪从来没有表示过什么对你一丝一毫的感情,如果真的有也只是厌烦吧。只是……不想让别人把利利夺走罢了,对,一定是这样。

 

待你终于平复好心情走出厕所,发现诺大的操场除了上体育课的空无一人。焯!!!!于是你连滚带爬地回了教室。你边跑边看了看表,wtf迟到了5分钟!完犊子了今天放学肯定又要被留下了听那倒霉的班主任掰一些类似于“马上就要高考了连上课都会迟到以后怎么办有没有点责任心以后在社会上怎么立足…”天呐放学还要和闺蜜约着作死讨论学习这下肯定得完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tbc.